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故事 > 名人故事

五泄山隐士王纲六世孙王守仁少年仔遭遇大阴谋的故事

时间:2020-10-10 21:13:05  来源:《神奇圣人王阳明》  作者:雾满拦江

     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sjG文新网

    任何人都可以像陆九渊这样大喊一声,但你喊了也白喊。这个哲学思辨是远比高等数学更要庞大复杂的体系,陆九渊为了演算这道题,耗费了数十年的精力,如果你根本未曾演算过,大脑中并没有这个解题的思路过程,你拿着人家的答案,喊得声音再高,也是枉然。
    这道题是你自己的,是你的人生课题,你演算出来了,打通了你自己大脑的任督二脉,以后你的思维就能够游刃有余,运行周天。
    王守仁的少年人生,为一连串奇怪的阴谋所笼罩。
    这个阴谋始建立在他父亲王华高中状元,而年少的王守仁,又过早表现出了他的聪明才气的背景之下。
    王华高中状元,是成化十八年,也就是公元1482年的事情。中了状元之后,王华派人接父亲王伦、儿子王守仁去京城。于是爷孙二人就上了路,途经镇江金山寺,爷爷王伦牵着小王守仁的手,登山游寺观江景,然后与寺中客人同座,弄几首诗出来,也显得自己比较风雅。
    可是吟诗这种活儿,是很累人的,要绞尽脑汁,要搜肠刮肚,要出口成章,最好还能够带点儿哲理性的色彩。几个大人正在痛苦中思考煎熬,十一岁的王守仁突然蹦了过来,曰:不就是弄首破诗吗,这有何难,你看我给你们搞一个:
    金山一点大如拳,打破维扬水底天。
    醉倚妙高台上月,玉箫吹彻洞龙眠。
    诗写得倒还说得过去,但是王守仁如此小的年龄,却如此爱显摆自己,这个毛病要是不矫正过来,那这小东西长大之后,铁定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单是恃才傲物,目中无人,就不知道会招惹多少仇人。那这孩子的一辈子,就甭想活得开心。
    咋整呢,可不能让这孩子在恃才傲物的歪道上走下去,一定要刹住这小东西的歪风邪气。可咋个刹法呢?
    于是有一天,王守仁正在街上瞎溜达,前面忽然来了一个算卦先生,笔直地向着他走了过来,说:小朋友,现在,我要给你相面,闭嘴,不许打岔,我下面说出来的话,你要牢牢记在心里,要每时每刻翻出来琢磨,就像牛反刍一样,直到把我的话彻底理解为止,听清楚了没有?听清楚我就开始了:
    须拂领,其时入圣境;须至上丹台,其时结圣胎;须至下丹田,其时圣果圆。
    说完这几句话,相士再问王守仁:你听清楚了没有?记住了没有?记住了就好,你慢慢琢磨吧,什么时候把这几句话琢磨明白了,你就算全都明白了。
    相士说完就走了,撇下王守仁站在大街上,呆呆地一个人发愣:这个算卦的,云山雾罩地说些啥啊?让我慢慢琢磨琢磨……
    细一琢磨,好像相士的话并没什么难以理解的,他就是说:小朋友啊,当你的胡子长到领口处的时候,你的学问就进入了圣境。当你的胡子长到两乳的位置之时,你的学问就可以结圣胎了。而当你的胡子长到过肚脐眼,那么你的学问,就到了圣果圆的地步了。
    可什么叫入圣境?什么叫结圣胎?什么又叫圣果圆?
    入圣境,就是学问登堂入室了。结圣胎,就是你可以建立自己的理论思想体系,向着大师迈进了。圣果圆,就是说你的学问已经能够学以致用,用来指导实践了。
    也就是说,大街上突然跑来一个算卦的,告诉王守仁说:你的年龄不到三十岁,学问是无法登堂入室的。不到四十岁,是无法建立起完善的思想理论体系的。不到五十岁,是无法将理论应用到实践的……说这番话的人,不过是个算卦的。他真的懂这些吗?如果他真懂,怎么把自己弄到了走街串巷替人算卦的地步?如果他不懂,又怎么能对王守仁说出这番话来?
    为什么要忽悠孙子
    实际上,少年王守仁遇到的那个相士,百分百是他的爷爷——王伦高薪聘请来的骗子,跑来忽悠孙子王守仁的。
    为什么要忽悠王守仁呢?
    这是因为啊,王守仁这孩子太聪明了,而在追求学问的大境界上,聪明的孩子九成九要吃大亏。
    为什么呢?
    因为啊,学问这个东西啊,是搞出来给普通人用的,所以最终的表现形式超级简单。聪明孩子一看就懂,就不会把学问当回事,如此简单的东西,有什么值得探究的?比如说《论语》开篇第一句: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这句话,聪明孩子和笨孩子看了,是有不同的表现的。
    聪明孩子看了这句话,头一个反应是:学而时习之了,还不亦说乎……外边有那么多的美女不让人家看,非让人家看书本,这已经够郁闷的了。可看了书本还不够,还要时习之,这明摆着是有病,岂有一个不亦乐乎的道理?再查查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噢,学而时习之的意思啊,是说掌握了知识并在现实中灵活运用,是很快乐的哦。没错没错,我看了书,又比别人聪明,考上大学,找个好工作,娶了超级大美女,的确是不亦乐乎,有道理,这句话有道理啊……
    基本上来说,聪明的孩子想到这一步,就算是齐活儿了。
    但是笨孩子却不一样,他也在琢磨:嗯,掌握了知识并在现实中灵活运用,不亦乐乎……可我脑子笨啊,这知识死活就掌握不了,掌握不了就不亦痛苦乎。那这事可咋整呢,咋整呢……咦,为什么聪明的孩子就能够掌握,我就不行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不会是这套知识只适合聪明孩子的脑壳,压根儿就不适合我呢?要是这样的话,那我能不能……嗯,自己搞一套适合我自己的思想知识体系出来,然后再把它用到生活实践中去,那岂不是不亦乐乎了吗?
    但事实上,这世上的绝大多数笨孩子,是没有能力建立起一套独立的思想知识体系的。这种本事只有聪明孩子才会有,可是聪明孩子却已经能够娴熟地运用前人的思想体系,并从中获利,已经不再有创新的冲动。所以人类社会中,只有笨孩子才具有创造思想体系的冲动,但是他们偏偏没有这个能力。而聪明孩子有这个能力,偏偏又没有这个冲动。
    而少年王守仁遭遇到的那个相士,所说的那番话,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这种冲动强塞到王守仁的脑壳中去。
    可是好端端的,聪明的王守仁既然已经能够从前人的思想体系中获益,相士为什么还要强行塞给他这种创新的冲动呢?
    这是因为啊,所谓从前人的思想体系中获益云云,是一种不存在的情形,最多只是人们的幻觉。
    单以王守仁为例,如果他不搞点儿创新,单是将四书五经、宋明大儒的书本背熟,就能够轻松地考取功名。然后做一名憨头憨脑的小官儿,一边忽悠老百姓增加税务,往自己腰包里捞钱,一边和同僚们明争暗斗,打得你死我活。等到了这个阶段,王守仁就会发现,他在官场上没有丝毫优势可言,他会背四书五经,别的官也都会,甚至有可能比他背得更好,在学问修养相差无几的状况下和别人竞争,铁定会活得超级艰难,累不死也得累个半死。
    如果你走入官场,见证形形色色的官僚,就会听见他们众口一词,齐声喊累。
    为什么会累?
    因为他们力不从心,面对着众多的竞争对手,而自己却不占据丝毫的优势,岂有一个不累之理?
    要想赢得轻松,你必须要比竞争对手们高出许多。
    譬如弈棋,如果你和超一流棋手对阵,铁定是输得惨也累得惨。但如果棋艺高超的是你,那么,输得惨也累得惨的,就是别人了。
    要如何做,才能够让自己比别人更具竞争优势?
    唯有,创新!
    所谓入圣境、结圣胎、圣果圆云云,说的都是创新。别人的理论你背得再熟透,也是别人的,只有自己的思考,才是圣哲之路的开始。
    所谓圣贤,就是能够自我思考,建立起自己的思想理论体系并于实践中运用成功的这样一种人。
    可以确信,以上分析,也正是王氏家族集六世人智慧之大成者,这家人从王纲开始,继而是王彦达、王与准、王杰、王伦,再到王华,都是吃孔子的旧馒头混日子,一连六世也没个具有创新能力的人出来。但到了王守仁这一辈了,这种吃孔子旧馒头的现状,也应该结束了。
    王守仁所肩负的家族历史使命,就是创新,创造出唯独属于王守仁自己的思想理论体系。
    但如果爷爷王伦把这话说给王守仁听,那是不会取得预期教育效果的。以王守仁之聪明,他会反问爷爷:咦,为啥你当爷爷的不创新,非让我这个孙子来创新?为啥你天天拄着拐杖混日子,我就得绞尽脑汁冥思苦想?我凭啥就要这样倒霉?还有还有……我爹都已经是状元了,难道我这个状元儿子,就不能舒舒服服地玩上一辈子,让我的儿子、我的孙子再来创新岂不是更好?
    好逸恶劳,是人之天性。如果把话说透,激发起小王守仁的逆反心理,那王氏家族的传承,到了这一辈,就算是到头了。
    所以话要说,但方式一定要巧妙。
    一定要达到一个理想的效果,让王守仁自觉自愿、自动自发地去努力创新,去探索思想的神秘境界。而要达到这个效果,爷爷劝,当爹的哄,都比不了大街上找个骗子术士,上前忽悠他几句更来得容易。
    所以我们可以断定,王守仁在大街上遇到的相士,百分百是拿了他爷爷的钱,跑来忽悠他这个孙子的。
    相士对王守仁的忽悠,可以说是立竿见影。
    史书上记载说,王守仁经过长时期的思考,终于弄明白了相士对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于是他若有所思地说:
    登第恐未为第一等事,或读书学圣贤耳。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科举高考,弄到个名次,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要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在大明帝国时代,中国的政治生态仍然处于原始粗放时期,这时候的核心竞争力必然是哲学思想上的突破,而这个突破也是有其内在规律的,不是瞎突乱破的,突得不对,破得错误,那这个人的这辈子就算是交待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关爱健康远离黑公司浏阳蓝思科技公司
关爱健康远离黑公司浏
蓝思“红楼”头牌厂妓尹红果解诗
蓝思“红楼”头牌厂妓
做人心要大一点
做人心要大一点
马兰余秋雨:老少配稳稳的幸福
马兰余秋雨:老少配稳稳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