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故事 > 名人故事

明朝唐伯虎宁王府蹭饭记(一)

时间:2021-10-13 20:43:23  来源:  作者:站长编写

     话说第五代宁王朱宸濠在离奇人生价值观作用下写信给落魄的文人名士唐伯虎,邀请宁他上王府中蹭饭。euH文新网

    说到这事,最纳闷的就是唐伯虎了。要知道,当唐伯虎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他正住在一片荒无人烟的废墟里,此地房破屋倒,河绕土坡,地名为桃花坞,乃宋代时有钱人家的别墅,但年代久远,早已沦为蛇鼠盘踞之地。唐伯虎写诗的灵感,就来自于夜晚钻进被窝啃他脚趾头的巨型老鼠。
    半夜三更被老鼠啃醒,唐伯虎悲痛欲绝,赋诗曰: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你得驱驰我得闲。
    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正在写这首超浪漫的美丽传奇诗篇,宁王的邀请函到了。
    唐伯虎见信,疾走如飞,取道南昌,直奔宁王府准备开吃。进城就见一群黑压压的人头,正围在街上的一幢木楼前。人太多,交通堵塞,唐伯虎过不去,只好先停下来,站一边儿看。
    那伙人好生奇怪,有的拎着水桶,有的提着木棍,有的举着火把,有的捧着文书。就听为首的人吩咐道:你们大家要听好了,咱们这次行动,一定要讲文明,顾大局。负责放火的,要让火烧得特别旺才行。负责救火的,要等房子烧光了再泼水。负责维持秩序的,要睁大眼睛,如果着火时屋子里的人敢出来,就拿棍子狠狠地打回去……都听清楚了没有?
    众人异口同声回答:听清楚了。
    为首者:听清楚了就好,现在我宣布:南昌拆迁办拆迁行动,正式开始。
    一声令下,持火把者最先冲出来,先将那幢房子引燃。屋子里的人发现外边有人在放火,急忙大喊大叫着往外冲。这时候外边持木棍的人冲上去,对准屋子里的人狠狠就打,一边打还一边喊:王爷利益重于泰山,不管是谁马上拆迁!我拆迁,我光荣!你对抗,你狗熊!严打刁民暴力对抗,服务宁王神清气爽……
    唐伯虎听得头晕,就问旁边的人:这些人在做什么?
    那人白了唐伯虎一眼:无知,这是宁王府拆迁办的工作人员,在维持秩序。
    维持秩序……秩序怎么这样一个维法?唐伯虎听不懂。
    路人道:是这么个情况,宁王朱宸濠,最近出台了全新的拆迁政策,他看中了哪块地,就先派人去放火烧屋。那户人家的屋子被烧了,肯定是不乐意的,要上访的,所以跟拆迁工作组同时行动的,是维持秩序工作组,工作方法就是棍棒齐下,打你个半死,然后抓到精神病医院关起来。再然后,就让这户人家在免费将地皮送给宁王爷的文书上签字,签完了字,你就可以死了……
    有关宁王府拆迁办的工作条款,史书上是这样记载的:
    (宁王)又谋广其府基,故意于近处放火延烧,假意救灭,拆毁其房,然后抑价以买其地。又置庄于赵家园地方,多侵民业,民不能堪。每收租时,立塞聚众相守……
    听了宁王朱宸濠的拆迁办法,唐伯虎由衷钦佩:绝,太绝了,这么个搞法,那得赚多少银子啊,怪不得宁王有钱请我来他家蹭饭……
    唐伯虎兴冲冲地来到了宁王府门前,抬腿刚要往台阶上迈,不提防门里边突然冲出一人,高峨长冠,宽袍大袖,手持塵尘,前胸还绣着一个颠倒了的八卦图。这般怪模样儿险些没把唐伯虎吓坏,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人已经用鹰爪一样的手,猛地扼住了唐伯虎的脖子,大吼道:
    你看到了没有?看到了没有?
  
    事发突然,那怪人突如其来,扼住了唐伯虎的脖子,让唐伯虎惊恐不已,耳听得那人吼声连连:看到了没有?你到底有没有看到?
    看到……什么?唐伯虎终于艰难地从喉中吐出几个字来。
    那冲天的火光和漫卷的风尘!怪人大声道。
    唐伯虎哦了一声:那是拆迁办在烧毁民居,所以火光冲天……
    呸!怪人一口唾沫喷在唐伯虎的脸上:原来你是个俗人,地地道道的凡胎肉眼,你竟然说什么拆迁办,真是丢人。难道你没有看出那是王者之气吗?
    王者之气?唐伯虎吓了一跳,再转身仔细瞧瞧,却只看到冲天的火光和浓烟,耳边还能听到被拆迁人家绝望的哭号之声。就摇了摇头:那明明是烟火,哪里是什么王者之气。
    不然,不然,那怪人连连摇头:你仔细看好了,那王者之气,自东南出,至西北没,横贯青岚龙口穴,主此地当出天子。
    听了怪人的话,唐伯虎大骇,脱口而出:什么?莫非宁王想篡位……不不不,莫非宁王想把全国的工作抓起来吗?
    那怪人不接唐伯虎的话,却笑眯眯地转过身来:请允许某自我介绍一下,某乃九华山练气士自然子,俗家名字就叫李自然,你可以叫我然哥。别以为叫我一声哥就小了你,想当年王阳明未曾悟道之时,死不开窍,几次上九华山求我传道,被我耐烦不过,一脚踢在他屁股上,你猜怎么着?王阳明悟了,哈哈哈!
    这个叫李自然的术士自得其乐,唐伯虎的脑子却如雷殛一般震骇。他在想:宁王朱宸濠,他拆迁倒也罢了,现在做领导的,哪个不是缺大德地强拆民居,拼了老命在抢钱?这事咱能理解。可是宁王府中居然养着这么一个术士,口口声声说此地有天子之气,这不明摆着要造反吗?造反属于不明真相群众最喜欢搞的群体事件,会受到朝廷严厉打击的……不行,我已经被朝廷严打过一次了,那滋味,真不是人受的,我不能给宁王陪葬,这扇门我不进,我走……
    唐伯虎掉转头,就要离开。
    可是太迟了,就听门里边儿哈哈一声大笑:哈哈哈,小虎子啊,你既然已经来了,怎么又走呢?莫非嫌本王的门脸儿太小,放不下你吗?
    唐伯虎脸色青灰,慢慢地转过身来,就见门里摇摇摆摆,走出一人。满脸欢笑,一双狡黠怪眼,正是名妓冯针儿与上一代宁王朱觐钧的爱情结晶,第五代宁王朱宸濠是也。只见他摇摇摆摆地走过来,拿巴掌重重地一拍唐伯虎的肩膀:小虎子,到门口为何不进来?
    唐伯虎强笑道:我只是……我正要去找个地方换身衣服,这样来见王爷,太不礼貌了。
    朱宸濠哈哈大笑,又拍了唐伯虎肩膀一下:少来了,就你这货,什么时候讲过礼貌?到本王这儿装上了。你来得正好,先跟我去见一个异人,让你大大地吃上一惊,然后咱们再饭局。
    见一个异人?唐伯虎的兴趣被勾了起来:什么样的异人?
    朱宸濠神秘一笑:等你见了就知道了,等见到他,你准保尖叫起来,尖叫声要是稍小一点儿,也算本王吹牛。
    宁王的话,丝毫也没有夸张。事实上,还没有见到那个异人,唐伯虎就已经失声尖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尼姑庵中的和尚
    朱宸濠带唐伯虎出了城,一路往西,没走多久,就见前方一片桃树,片片桃花随风而来。唐伯虎心下惘然,暗道:这里才好像真是桃花坞……正想着,忽然之间眼前一亮,就见一座小小的尼姑庵,掩映于万片桃花之中,那光景美不胜收,让唐伯虎看得险些屏住呼吸。
    居然来到了这么风雅的地方,这宁王也蛮有品嘛。
    唐伯虎心想着,却见朱宸濠脚步丝毫也不停顿,径向那尼姑庵走了过去。当时唐伯虎心里有说不尽的诧异:难道宁王所说的那异人,竟然是个女尼不成?
    事情果然是这样,一行人再往前走,忽听琴声悦耳,宁王带着唐伯虎,循声转过一个弯儿,就见前方一块青石,一个尼姑正盘膝坐在石上,背对着两人,前面则是一道曲折蜿蜒的溪流,溪水澄澈,雪白的鹅卵石之际,漂过的是朵朵粉红的桃花落瓣。听着那美妙的琴声,再看这美丽的风景,唐伯虎心里突然涌起一种冲动,想见一见这尼姑的容貌,处在如此清雅之境,那定然是美绝人寰的天界谪仙。
    宁王似乎也和唐伯虎是同样的心境,竟然也停下了脚步,一动不动地站立在那里,倾听着那悦耳的琴声。好久好久,那尼姑终于止住了琴声,才听到朱宸濠轻拍了两下手掌:余音绕梁,三日而不知狗肉味,恭喜师太的琴艺,又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那尼姑转过身来,微风掠过,飘逸的衣袂掠起几瓣香粉色的桃花:谢王爷夸奖,愧不敢当。
    唐伯虎,就是在这时候发出了那一串尖叫:……啊……啊啊……啊啊啊……
    尼姑诧异地望着唐伯虎:你神经啊,嘴张这么大干什么,不怕苍蝇飞进去吗?
    唐伯虎:……啊啊啊……你怎么是个男人?
    尼姑怒:屁话,我有说过我不是男人的吗?
    唐伯虎:……那那那你怎么穿着尼姑的衣服?不会是变态吧?
    尼姑大怒:你才变态,你们全家都变态。我住在尼姑庵里,不穿尼姑的衣服,难道还要披和尚的袈裟不成?
    唐伯虎:……可是你你你你不应该住在尼姑庵里,你应该住在和尚庙里……
    那人勃然大怒:你缺心眼儿啊,和尚庙里的贼秃们,胳膊粗力气大,我打得过他们吗?打得过他们我至于非要住这儿吗?
    到了这一步,唐伯虎终于醒过神来了:莫非你……是打跑了尼姑,抢占了尼姑庵,然后居住下来的?
    那人道:然也。
    宁王朱宸濠对唐伯虎说要带他来见一个异人,这话真的没有骗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图解浏阳蓝思的风水如何破
图解浏阳蓝思的风水如
关爱健康远离黑公司浏阳蓝思科技公司
关爱健康远离黑公司浏
蓝思“红楼”头牌厂妓尹红果解诗
蓝思“红楼”头牌厂妓
做人心要大一点
做人心要大一点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