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故事 > 名人故事

明朝唐伯虎宁王府蹭饭记(四)

时间:2021-10-13 21:08:30  来源:  作者:站长编写

 让下人送唐伯虎到客房休息,宁王自己去了内府更衣。屋子里没人的时候,唐伯虎急得在房间里团团乱转:唉,居然被卷入宁王谋反的事件中来了,这可怎么是好?虽然他从未研究过什么理学,但也知道造反这种事,成功的概率非常低,就算成功了,自己也捞不到什么油水,可失败了的话,自己又要倒大霉了。di9文新网

    怎么办呢?唐伯虎急得几欲哭了出来。用什么办法才能够逃走呢?这宁王府,到处都是从横水、桶冈跑来的山贼,如果自己真的要逃的话,怕是逃不出多远,就会被这些贼人逮回来,到时候自己的下场会更惨。
    怎么办?怎么办?
    正无计可施,突然房门被人一脚踹开,朱宸濠怒气冲冲,站在门口,用两只不怀好意的怪眼,上上下下打量着他。
    唐伯虎吓得呆了,莫非,宁王已经看破了我要逃走的心事?心里恐惧,嘴上问道:王爷,你干吗这么看着我?
    宁王走过来,拿手拍了拍唐伯虎的脸颊:哼,瞧不出来啊你,小虎子,你可真是风流成性,居然跟我老婆还有一腿。
    这句话险些没把个唐伯虎吓死:王爷,这话你可别乱说,我怎么敢跟你老婆有一腿?我连你老婆是谁都不知道。
    真的没有?朱宸濠凑近过来,紧盯着唐伯虎的眼睛,好像要看清楚他说的是否是真话:你不要骗我。
    确实没有!唐伯虎急得跺脚:王爷,你老婆到底是哪个啊?
    宁王突然压低了声音:嗯,那你悄悄告诉我,我老婆,嗯,她跟王阳明,嗯,他们两人以前是不是好过?
    王阳明?唐伯虎更是一头雾水:这里边儿怎么又扯上了王阳明?再看宁王朱宸濠,竟然也是满脸的极度困惑:他们应该有一腿啊,不可能没有的,师兄师妹嘛,两小无猜的,怎么可能没有?
    突然之间,唐伯虎大叫一声:王爷,我知道你老婆是哪个啦,她就是……
    住嘴!朱宸濠冷冷地道:马上换件干净点儿的衣服,到内府来吃饭,本王的爱妃亲自作陪。小虎子,你可给我小心着点儿,你们以前的事儿我就不追究了,但你在我的王府中,倘若还敢旧情复燃,鸳梦重温,信不信本王扒了你的皮?
    王爷你这……说不清楚了,唐伯虎无奈地一跺脚,随便换了件衣服,跟在宁王身后来到了内府。内府是女眷们居住的地方,外边的宾客是不允许进入的。唐伯虎以风流才子之名,居然被王妃请了进来,可想宁王的心情是多么恶劣。
    进了一间宽敞的雅室,房间里点缀着几株桃枝,宁王和唐伯虎相对坐在两张几案前,在他们的正前方,还有一张简单的小桌子,一个软绵绵的锦墩儿,一道白色的纱帐垂下,能够闻到清淡的女孩子体香,却看不到人。
    唐伯虎心神不安地看了看宁王,被对方那双喷火的眼睛吓到,急忙转过脸去。
    突然之间叮铮一声,有人在弹琴。
    然后美妙动听的歌声,缓缓传来:
    争什么名和利,问什么咱共伊,一霎时转眼故人稀。
    渐渐的朱颜易改,看看的白发来催,提起时好伤悲,
    赤紧的可堪,当不住白驹过隙。
    随着歌声,一个曼妙的身姿翩舞而出,唐伯虎在心里叹息一声,垂下了头。
    娄妃,她终于出现了。
    该发疯时就发疯
    歌舞过罢,那女孩子停了下来,身姿玉立,弱不禁风,任谁也看不出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
    她便是大明时代最具才情的女子,工诗文,美而慧。她的父亲是当时最有学问的理学家娄谅,娄谅此人学问之精深,连上洗手间,屁股后面都跟着一堆星星替他照明,所谓“独起占星夜不眠”是也。
    王阳明曾三赴上饶,谒娄谅以问道。所以朱宸濠说王阳明与娄妃是师兄师妹关系,也不为错。
    只不过,娄谅学究天人,却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朱宸濠,这大概是他这一生所犯的唯一错误。
    也是最大的错误。
    唐伯虎在一边呆呆地看着,仍然不明白娄妃为什么冒着惹火朱宸濠的风险,假称师兄请他来内府,只好以不变应万变,耐心地倾听着。
    娄妃说话了:王爷,你好像不大开心。
    朱宸濠:我?不开心?开玩笑,我有什么不开心的,非常开心。
    娄妃:王爷,昨天夜里,你网罗的横水、桶冈山贼,钻进了内府中来,如果不是那贼失足踩到了丫鬟的尿罐,摔了一个大马趴,否则的话,王爷你知道会出现多么可怕的事。
    朱宸濠失笑道:爱妃别怕,那是斩首行动小组在搞夜间训练,走错了路。
    娄妃道:王爷,你招集山贼,要斩谁的首级呢?
    朱宸濠道:爱妃,国家大事,你们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就不要参与了。
    娄妃道:王爷,我已经听到风言风语了,你分明是听说京城有个北漂农民工和一个拾荒女,因为生活困顿陷入了精神分裂状态之中,又听说天子朱厚照并非皇太后亲生,就想入非非,硬说自己是天子的父母,一心想攀龙附凤。所以你就起了异心。可是王爷,你本智识之辈,岂可依据这种毫无凭据的妖言而行事?倘若事败,你叫我们母子四人何以自处……
    宁王突然站了起来:本王尿急,要去WC(卫生间),你们俩先聊着,爱妃你在自己家里,可不许跟这个家伙胡来啊,拜托,真的不可以哦……
    宁王逃席了,唐伯虎正尴尬之际,娄妃突然向他拜倒:六如先生,小女子不敢相托,烦请先生救救我们全家。
    直到这一步,唐伯虎才知道娄妃为什么请他赴席,这可怜的女才子,眼看着丈夫倒行逆施,灭门之祸就在眼前,竟然将希望寄托到了他唐伯虎身上,可唐伯虎还不知道去找谁呢。
    绝望之下,唐伯虎颓然坐倒:夫人,此时我命犹悬一线,尚不知何以自处。
    娄妃诧异地看了看他,压低了声音:六如居士,日前阳明先生暗遣弟子冀元亨来到,想带我偷离王府,逃脱大难,可是我还有三个儿子,大哥、三哥和四哥,世上岂有母亲弃子而逃的事情?所以,想请居士设计,先带我的三个孩子离开……
    唐伯虎摇头:这里宛如铜墙铁壁一般,成群的山贼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怎么离开啊?
    娄妃呆呆地望着他,慢慢站起身来:唐伯虎才名天下,却原来……不过是一个绣花枕头……语气中充满了不屑,掉头转回了纱帐后面。
    唐伯虎不忿,冲纱帐后面喊道:你有本事,给我走一个看看。
    娄妃转过身来,用怜悯的眼光看着他:居士若是想单独离开,太简单了——
    只要你发疯。
    她的人,连同她的声音,已经消失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图解浏阳蓝思的风水如何破
图解浏阳蓝思的风水如
关爱健康远离黑公司浏阳蓝思科技公司
关爱健康远离黑公司浏
蓝思“红楼”头牌厂妓尹红果解诗
蓝思“红楼”头牌厂妓
做人心要大一点
做人心要大一点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