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故事 > 益智故事

一个忠厚老人改变子孙命运的故事

时间:2020-09-04 17:07:33  来源:  作者:老农

     四川宜宾县白花镇周围是浅丘地带,土质肥沃,水田颇多。在清代这一大片地方,自流井三位堂王家占了不少。在上场出来不到一公里的马家花园侧边有几间瓦房俗称书房头,实际不是书房而是账房,因为那里住的几位先生是负责替三位堂王家管理这一大片土地的。下面几十个佃户的换佃和每年缴纳租谷等有关事宜,全由这几个账房先生经管。老板家大业大,他们究竟有多少地方?哪些地方属于他们的自己也搞不清楚。即使知道了至于管理那真是鞭长莫及,实际上全由账房先生说了算数。在佃户心目中那些个账房先生似乎就是主人。Teh文新网

    自流井三位堂王家是大盐商,拥有扇子坝无数盐井,富甲西南。解放前由自流井到宜宾那二百四十华理的青石板大路,就是由三位堂王家独资修建的。白花场下场出去不到两里有个牌坊坡,那里有座雄伟高大的牌坊横亙在大路上。牌坊上不仅记载了王家修建这条大路的善举,镌刻的对联文辞优美,字也是一流的;至于上面雕刻的龙凤花鸟,可谓巧夺天工。很可惜,解放后被砸掉了,如果留着它不仅是白花镇的一道风景线,应该说还属于文物。儿时听老人说每年王家都要行善到其他地方修建这样的大路。
    王家当家的老板人称王四老爷。他虽然没有功名顶戴,但他出门的排场,赛过州府官员。一次他坐轿出门,碰上朱九少娘出行,排场很大。王四老爷看见青纱大轿里坐的是个中年妇人,他轻蔑地说了两句不逊之言,被朱九少娘的随从听见了,后来禀报朱九少娘。朱九少娘是当今皇帝的奶妈,知道有男人污言秽语讥笑她,她怎肯善罢甘休?那时自流井属于富顺县的辖区,她就责令富顺县缉拿犯人到案严加惩办。
    古话说是非只为多开口,这个王四老爷仗势自己家资富有,轻视他人,因言招祸。他得罪皇上的奶妈就是钦犯,他没想到一句玩笑话把事情闹大了。得知官府出签捉拿他,他便乔装打扮,出外躲藏。
    一天快到中午的时候,王四老爷路过白花镇上场不远的新屋咀附近,看见一个须发花白的老头在铲田边。他见这位老年农民干活很认真,铲田边一根杂草也不放过。田边上滑下一堆泥土,他将它挖掉,弄平。田边靠水脚如果有砣石头,他要将石头抠出来,抱来放在田坎上。王四老爷看了好一阵工夫,忍不住走上前去蹲在他的面前,亲切地问道:“老哥子,请问你种的是你自己的田呢,还是佃耕别人的?”
    铲田边的老汉抬头一看,见一个身穿一件打了闷肩(上衣颈后至两肩补了一块大补丁)的旧毛蓝布长衫,头戴一顶旧麦秆草帽,脚上穿双火麻耳子草鞋,四十开外的一个男人,听他这么一问,忙应道:“这田是三位堂王家的,我是从书房头佃来耕种的。”
    “既然田是别人的,你为什么要做得那么仔细。你把田边铲得干干净净不说,还把水脚的石头和滑下来的泥土也花那么大的劲把它弄巴适。”
    “把水脚的石头和滑下来的泥土弄了,可以多栽几窝秧子,到秋收时节就可以多打几把谷子。”老人这样回答。
    “你把田地整好了,弄宽了,老板把你取了,你就种不成了,那不是白费力吗?”
    “取了我也没关系,别人来佃耕,他能多打几把谷子这样后来的佃户也好嘛。”
    王四老爷听了这话,心想有人说农民自私,可是眼前这个上了年纪的农民的言语举动却毫无自私心理,因而对他产生了一些好感,便无话找话说,又向他问道:“你干活路多久啰?”
    “我从当娃娃时起就学干农活,至今五十多年啰。”
    “我是问你今天做了多久的活路啰。”
    “吃了早饭就下田干起。”
    “你中途不休息吗?”
    “我这样的庄稼人户,农忙时请帮工,帮工才能休息。我们自己家里人做活路就不说休息那话了。每天从早上起来,就下地做活路,只有三顿饭的时间在家里。说来你不要见笑,吃饭的时间就是我们的休息时间。”
    “快吃午饭了吧?你也该回去休息一会儿啦。”
    “吃饭还早,饭煮好了,娃儿要来喊。”老汉说这话时又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中年人,听口音不像本地人,从他的穿着看来像个‘干人’(穷人),随即说道,“你这位大哥吃了午饭没有?如果没吃,等一会到我家喝两碗稀饭吧。”
    “我要去个朋友家,就不去麻烦你啰。”
    四老爷蹲在田坎上看那位老农民干活,一面和他闲聊。听见有人大声叫喊:“爹,快回来吃饭啰”的时候,老汉一再请他去家里喝两碗稀饭,他一再称谢,不去操扰。他临走时对老汉说:“你老人家是个大好人,我们还会见面的。请问你的尊姓大名呢?”
    “说起我的名字嘛,很少有人知道。周围团转的人都喜欢叫我李二老汉。”
    “好,那么我就称呼你李二老汉啰。”王四老爷说着向老汉抱拳在胸,连声祝福,走了十几步了还回过头来盯着李二老汉的背影,直到李二老汉走下砍见不到人影了,他才离去。
    第二天李二老汉早上干活回家正在吃早饭,忽然听到对门有人传话,叫他早饭后去书房头。他一听就慌了,去书房头不是换佃就是加押金,或者就是账房先生要佃户送鸡鸭花生糯米之类,反正书房头的先生传佃户去绝对不是好事。
    “叫我去做什么呢?”李二老汉想来想去想不出个名堂,于是他叫娃儿把家里那只有七八斤重的芦花公鸡抓来拴好。他怀抱这只大公鸡朝书房头走去。
    他走到书房头的院坝边,一个账房先生见他抱只鸡来,急忙上前从李二老汉怀里接过公鸡,顺势将它轻轻地放在墙角边,悄悄对李二老汉说:“四老爷找你。”这句话把李二老汉惊出一身冷汗。他啰嗦出一句:“啥子事哟?四老爷要找我。”
    四老爷远远看见李二老汉来了,他正欲出来接他,见账房先生收受李二老汉的大公鸡,他默不做声地折转身进屋去了。
    李二老汉跟随账房先生进屋,账房先生向屋中坐在光藤椅子上的一位身穿蓝色绸衫,外套团花青缎子衮衫,头戴青绒红顶瓜皮帽的中年人禀报:“四老爷,李二老汉来了。”
    李二老汉忙上前跟四老爷请安,四老爷招呼他坐下,叫账房先生:“给老人家看茶。”
    李二老汉躬身站在一旁,听到四老爷叫账房先生给他看茶,他结结巴巴地说:“不,不用费事,我,我不喝,喝茶。”
    “老人家,快坐下,喝喝茶,我们好摆龙门阵。”四老爷说。
    “四老爷,你有什么吩咐,就请你老人家说罢。我怎么敢和你摆龙门阵啊。”李二老汉有点诚惶诚恐。
    “我们昨天不是摆得很好吗?”四老爷说,“怎么搞起的,你还没把我认出来吗?你仔细看看我。”
    这时李二老汉才抬起头一看,原来昨天蹲在田边摆龙门阵的是乔装打扮的四老爷。暗想喜得好昨天我没说错话做错事,四老爷硬是装得那么像。
    李二老汉虽然坐下来了,但感到很不自然,不知今天四老爷找他究竟要做什么?
    “我昨天对你说了你是个大好人,我们还会见面。今天我们不是又见面了嘛。”四老爷似乎看出李二老汉的心事,就直切了当地对他说,“我今天找你来换佃,从今天起你是我王某人的直接佃户,与账房先生他们没有关系了。不要押金,过去的押金如数退还你。”
    李二老汉听了喜出望外,接连说了几声谢谢四老爷抬爱。
    四老爷当即叫账房先生把过去的押金交给李二老汉,佃约当面毁了。重新另写的佃约是李二老汉直接向四老爷佃田,书房头的账房先生从此与李文老汉毫不相干了。
    写了佃约之后,李二老汉起身告辞。四老爷说:“你昨天要请我去你家喝稀饭,今天你来换佃,到我这里来了怎么能饿着肚皮走哩。今天中午我们喝两盅,我还有话给你说。我不耽搁你,吃了午饭你就回去。”
    饭桌上四老爷一再劝李二老汉送儿子读书,李二老汉说家境贫寒,种庄稼又需要人手,没法供儿子读书。四老爷说:“你选一个儿子去读书,每年我让你五石租谷。今后有难处你找我,我不会不照你的闲。我跟你说,你家只有出了读书人,才能改变你家的处境。”
    第二年李二老汉便叫他二儿子李藩清去文庙上学。
    上面我讲的这个故事,在我们那里我的老一辈人几乎尽人皆知。
    一九四九年王尊尧先生在佛岩吴家设馆,那年下期我去先生那里就读。那时王先生已到耄耋之年,说话声音洪亮,精神颇好。家里为了我多有一些时间接近老师,向老师多学点知识,我家虽离先生住地不到三华里,每天不回家吃午饭,带米去在老师那里搭伙。老师没有午觉习惯,中午我们几个学生就陪老师聊天。一次说到大器晚成时,王先生就给我们讲了李藩清先生的事。
    他说由于四老爷一再劝说李二老汉要送个儿子读书,而且在经济上也给予他帮助。在这种情况下李二老汉便选定他的二儿子李藩清去王尊尧先生门下就读。那时李藩清先生年岁不小,读书起步较晚,天赋也不怎么样,连读几年,进步不大。王老师说李藩清那时已经成亲,在同时上学的学生中年龄最大,记得他十九岁那年,一次没完成老师规定的学习任务,老师批评他,他强调客观,老师打了他一戒方(约一尺长,一寸见方的木块,又名惊堂木,可用作镇纸,也可以用来体罚学生)。于是他闹着弃学回家。
    王尊尧先生和他的令尊大人王子嘉是我们家乡久负盛名的学者,开馆课徒,有些隔州县的人不辞路远山遥前来求学。王子嘉老先生作古之后,尊尧师就是我们那里首屈一指的先生了。李二老汉觉得儿子读书要有长进,就只能投靠好老师,师高弟子强这话他早就听别人说过,所以他把儿子送到王老师的学馆里。见儿子收拾书夹回来,问其原因,他痛斥儿子一番。第二天早饭后,他拿着一块斑竹片子引着儿子到学堂去。他见了老师,先是一番自责,然后向老师呈上斑竹片,希望老师对李藩清严加教育,任随先生打骂,决不护短。然后叫李藩清跪着向老师认错。
    李二老汉此举深深感动了王老师。王老师一把拉起李藩清,也作了自我批评。他向李二老汉说我尽最大努力把藩清教好,也希望藩清尽最大努力学好。
    为激励李藩清不懈努力,王老师给他讲述了耳环井的故事。自流井有一家人投资打口盐井,接连打了三两年,井未打穿,家资全部耗完,决定停止。老板娘将一副耳环拿去卖了,称肉买酒招待打井员工吃餐散伙饭。饭后,有个工人说,我们打了这么长的时间没把盐井打穿,倒把主人家搞穷了。今天女主人将耳环卖了来招待我们吃台散伙饭。感谢主人这番情义,我们再去打一阵子,管它穿与不穿,尽我们一份心意。大家齐声应道:好!一起跑上工地,接着施工,不一会儿,井打通了,盐水直往上涌。成功了,主人激动,工人高兴。于是便给这口井命名耳环井。然后老师对李藩清说,你的年龄虽然大些,读书又迟,但是只要你坚持努力,不管早迟,终究有一天你会成功。
    李藩清一直在王尊尧先生门下苦读,旧学功底深厚。后来考上四川大学中文系预科,一年之后转读本科。有人开玩笑说他不仅是大学生而且是个老学生了。
    李藩清先生大学毕业后成了我们那里的名流,在宜宾简易师范学校任教。后来这所学校迁往宜宾柏家花园,李先生为了照顾家庭关系,未曾随往,便在白花中学任教。
    一九四九年上期我去白花中学读书,原简易师范的校址文庙归白花中学,高中部和初中三年级住此。李先生任高中部的国文。我们住白花寺,难得一见李先生。记得有个礼拜六的下午,我们那个年级(老十一班)甲乙两组一百零几人集中在甲组的大教室,学校请李先生给我们作了一次训导报告。我们班上有些同学为了躲避壮丁才来上学,二十来岁了,个别同学的儿子都三四岁了,李先生为了鼓励他们,还特意说了他当年做老学生的事。
    一九四九年下年,莫希夷去任,众推李藩清先生任白花中学校长。
    一九五二年我进白花中学时,李先生年事已高,专任两个班的语文课,皮映南先生任校长。李藩清先生教过我两期语文,一九五四年他被调去宜宾农校任教。
    李先生的晚辈都是文化人,我在白花读初中时,他的侄儿李昌琼就在该校工作。他大的儿女早就在外地工作,他的小女和我同过学,后来在北方工作。他的幺儿子我读初中时还是个四五岁的孩子,经常和皮校长的儿子菊生一块玩。大家给他取了个诨名——驼背儿。大概是因为他排行老五,过去用手比五这个数字不是五指分开,而是五个指拇聚在一起,手掌就像个驼背形状,所以称五叫驼背儿。这小子后来考上川大数学系。听说一九六八年毕业分配时,留校待分,后来留在四川大学数学系任教。
    李藩清先生没有辜负他父亲的期望,终于因他改换了门楣。
    儿时读《随身宝》,这本儿童读物上有这么两句:“忠厚传家发达远,长存天理子孙荣。”由李二老汉事验之,言不谬也。李二老汉善良忠厚,若不遇见这位姓王的慈善家,得其指教和襄帮,他也只能让儿子耕地使牛而已。即使让子读书,如果没有尊尧先生这位良师,藩清师未必能成才?谁也知道,只能以己之昭昭,使人昭昭;而以己之昏昏,使人昭昭,难矣。忠厚善良的父亲,遇见为富而仁之人,再加上学识渊博师德高尚的老师,这三者为藩清师提供了机遇。他能充分利用这个极其难得的机遇而不懈努力,为肩负老父使命奋斗,终于获得成功。
    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至于读书学习要牢记这么两句:为师不过发其蒙,百倍功夫自己冲。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关爱健康远离黑公司浏阳蓝思科技公司
关爱健康远离黑公司浏
蓝思“红楼”头牌厂妓尹红果解诗
蓝思“红楼”头牌厂妓
做人心要大一点
做人心要大一点
马兰余秋雨:老少配稳稳的幸福
马兰余秋雨:老少配稳稳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