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名家手笔

这该死的爱情

时间:2014-05-24 22:36:13  来源:站长原创  作者:

hwA文新网
这该死的爱情hwA文新网

hwA文新网
原创小说/王雄伟2010年作于光宝电子厂2014年改定于隆回羊古坳桂山家中hwA文新网
蓝黑天幕里,天空依稀几颗星子。已是午夜的东莞清溪大街上,冷冷清清,路灯一排排整齐过去,无精打采的亮着。夜有点出奇的安静,寥寥行人周围车流呼啸着来去川流不息,也都不鸣什么喇叭。hwA文新网
   刘威刚加完班,一身疲惫不堪的穿着凉鞋踢踏着走在街道上。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地方,孤独感从他皮鞋敲打地面的单调声里散发开去。百无聊赖中,他伸了个懒腰,漫无目的的往前走去。他从来没有今晚这样感到孤独和寂寞。他总是不由自主的想:与其在厂里宿舍闷着,不如出来透口气。遛街嘛,随便遛遛就可以了,顺带买点东西饱饱眼福,也是一种过活。 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hwA文新网
“喂,威几。”hwA文新网
 刘威听到身后一个又尖又细而响亮的女孩柔媚的声音。他支起耳朵,以为听错了,假装连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也没听见,继续向前走去。 hwA文新网
“喂,威几。”hwA文新网
“咦!奇怪了!”刘威嘀咕着又一次听到同样的声音。他不由自主加快了步伐心中暗暗害怕,慌乱中小声的又滴咕了句“我的妈呀!”。他想起了小时候老妈说:午夜零点后阴气重,任何人喊你名字千万别应。你一应魂就被勾去了。那多半是鬼怪要害你。hwA文新网
“莫非撞上鬼了?”他越想越怕,冷汗直冒。他的手心都湿了,哪里还敢应声。 hwA文新网
“喂,威几,是你吗?等等我。”hwA文新网
那声音更加尖细响亮加大了数倍还带着喘。hwA文新网
他听见高跟鞋急促的响声,显然她追上了。他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借着灯光看见了两个人影子。他楞了一下,她已站在他身侧了。他长吁了口气:因为鬼是没有影子的,她是人,还可能是个熟人。他干脆不走了,想仔细看下她是谁,为啥叫他小名。hwA文新网
“喂!你是?!”刘威边问边打量起她来。她瓜子脸明亮的双眼上睫毛长长的。她的眼睛忽闪忽闪像猫眼发着光。她那鹅蛋脸上化着淡妆,那漆黑的长发迎着夜风飞舞。她一身珠光宝气,低胸T恤,超短裙白白的,上面的闪片像星星一样耀眼。刘威无意间一瞥,她深深的乳沟和粉红乳罩里冒出的半个乳房尽收眼底。他立觉有种罪恶感浮上心头,赶紧移开视线心忍不住怦怦乱跳。那一团白肉的影像却像挥不掉的包子兀自在他眼前飘移。这长相在哪见过,怎么一时又想不起来呢。他搜肠刮肚拼命找回忆,可回忆还是模糊一片。他不由得沮丧着垂下头去。hwA文新网
“喂,我是阿华啊。不认得我了?!”她古怪的笑着拉起他的手往前就走。hwA文新网
阿华?!他又惊又喜。她就是从小学一年级到四年级的同学和小伙伴?!回忆在他脑海渐渐清晰起来。他太激动了,以至紧紧抓住她的手不放问长问短。他们寒暄着牵了手朝前走去。hwA文新网
他们在街边一长凳上坐了下来。她从购物袋里掏出啤酒和零食请他吃。她们两个人边吃边谈,爽朗的笑声向周围漫延着。他不喝酒只稍吃了点零食然后带着微笑看她大口灌酒吃东西。他时而点点头时而笑一下,感觉心情舒爽。hwA文新网
“二年级的时候,你太淘气了!我整过你呢。哼,本姑娘从小就比你聪明。呵呵!”她狡黠的笑,“你现在没怪我吧。”hwA文新网
那时候,老师是同村的,姓李。他总坐着上课,有时上着上着就睡着了。刘威他们坐第一排讲桌下。那时一见老师睡着,他们就把书戴老师头上找乐子。她有时还把粉笔塞在老师耳朵里,老师打着鼾居然浑然未觉。同学们在下面笑歪了看老师还是没醒只好闹哄哄各玩各的去了。他觉得最好玩的是去拔老师胡子。有一次老师醒了,刘威吓呆了。老师一看作业本上他的名字知道是他干的坏事就发很大的火。同学们谁都不敢吭声屏住气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老师狠狠训斥了他一顿打了他十几教鞭。他的屁股像浇了辣椒油火辣辣的痛。老师问他还有谁?他指了指阿华。老师要打她,她被吓得尿湿了裤子大哭不止。老师不相信刘威,不打她了倒又打他十几下。老师去哄她却哄不了。老师没法上课,只好提前给他们放了学。老师让他送她回家。她爸妈问她裤子为什么是湿的,她说刘威欺负了她。他说没有。她爸大怒:“猴子精!不是你弄湿的?还有谁这么调皮的?”她爸拿了棍子就要打刘威,他吓得书包都不要了跑得比兔子还快。他有一段好长的时间都不敢去她家串门玩。还是阿华偷偷把书包送回刘威暗地里不知赔了多少零食给他吃。后来同学们见了她就刮鼻子大叫羞羞羞。她为此不理刘威好久哩。想起这些刘威不禁失声笑了出来。hwA文新网
 “那时候,咱们都是小孩子知道个屁!”刘威乐呵呵的说, “我们以前一起煮沙子饭画地图打土仗,你还说要做我的新娘子呢......    ”hwA文新网

他们都笑了,沉浸在回忆里。hwA文新网
不知不觉,她喝了很多酒。她的手脚似乎有点不规矩起来。hwA文新网
 “天!莫不是走桃花运了!”刘威心中咯噔一下。他见她这般亲热又喜又怕。他还是个单身汉咯! hwA文新网
路灯下,她楚楚可怜的脸和迷离的眸子突然透出忧郁来。一股股酒气突自她半张的小嘴喷出来,喷得手足无措的刘威好生不自在。hwA文新网
“阿......阿华,你是不是醉了?”hwA文新网
“我......呃......我没醉.......”hwA文新网
她打着酒嗝不知什么时候挽着了他胳膊。她的胸脯贴得紧紧的,温温热热的 。男子汉的自尊心使他不忍推开她,心中直叹气。这女孩子半夜三更出来太危险了。hwA文新网

刘威小心翼翼的问:“阿华.......你......”hwA文新网
他忽然刹住了话头,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已轻伏在他背上,像睡着了,说着梦话。 hwA文新网
“嘿呀!操他个娘咯!”不知什么时候,一老头正坐在对面长凳上。老头手捏瓜子嗑着,几声干咳后,瓜子皮像长了翅膀全飞到了他们凳下。hwA文新网
“咋不玩咯?老封,玩去。”老头应着这撕破布的声音立起,大叫:“等等。咯也玩去。”他跟着也扬长而去了。hwA文新网
刘威抹了把额上的冷汗,刚才着实吓了一跳。他轻轻把她扶正放在身边坐着。她却像是海绵做的又软靠在他身上了。他只好自嘲的苦笑,谁叫他还是个男身汉哩。 hwA文新网
 良久,她满是幽怨的双眼睁开了。那寒光四射的眼,让刘威不知她要干什么。他结结巴巴的对她道:“你......你刚才喝......喝醉了......你......”。hwA文新网
她歪了下头,看着他幽幽的问:“威几,真是你吗?”刘威点了几下头,不知从何说起,只好说:“这......这......”。hwA文新网
“威几,你爱我吗?”她脸红红的,声音像来自太空,也许是酒精的作用。hwA文新网
“爱!当然爱了!像爱我的小妹妹一样。”他想她许是失恋了半夜出来散心的,出于善良安慰下她吧,“周围的人也一样爱你啊!”。hwA文新网
她笑了,银铃般的,重又坐直了,用手指刮了下他的鼻子。她脸上堆满了可以挤下来的笑。  hwA文新网
“喂,你有病啊?她是我女朋友耶!”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刀疤脸走了过来。那男子阴阳怪气的恶狠狠就一手就把她拖到了一边喝道,“孬种,给老子滚远点!”。hwA文新网
她一把甩脱他的手,重又跑了回去。hwA文新网
“威几,你爱我吗?”。hwA文新网
刘威有心气她那冒失的“男朋友”就大声说:“爱爱爱!像爱我妹一样!”。hwA文新网
“可惜太迟了!”她哇的一声哭了,捂着脸转身跑去,“刘威我恨你!”。hwA文新网
刘威愕然。她男朋友不问青红皂白一脚踹来,他本能的闪开了。一辆TAXI被拦了下来。她钻了进去,她“男朋友”一看也追了过去钻进车里。他们一溜烟很快不见了。hwA文新网
  刘威颓然坐倒在那凳子上。他两眼发直的看着一地的瓜子皮和啤酒罐还有狼藉的零食包装袋。她那涨红的脸那长长睫毛一闪一闪在眼前欲语还休。hwA文新网
 “这大概是场梦吧!”刘威狠命在大腿上掐了一把。hwA文新网
“啊哟!”。刘威痛得跳了起来,不得不相信这是残酷的现实。hwA文新网
他想:也许正因为爱着所以才会如此孤单如此需要慰藉吧。就算过去的已成回忆,现在的我们也要依然爱下去,。我们还要好好活着快乐的活着。hwA文新网
刘威想挥挥手说声再见,可手却没举起来,几滴泪落在手上。hwA文新网
 他使劲跺了两脚,向打工的那个厂的方向走去,扔下一句话:这该死的爱情,二十岁万岁!hwA文新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蓝思“红楼”头牌厂妓尹红果解诗
蓝思“红楼”头牌厂妓
做人心要大一点
做人心要大一点
马兰余秋雨:老少配稳稳的幸福
马兰余秋雨:老少配稳稳
二十四段戳中现实的话
二十四段戳中现实的话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