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心情日志

梁宏达揭秘翟鸿燊“培训大师”这样忽悠

时间:2020-12-05 21:48:12  来源:站长编自书籍  作者:桂山王雄伟

     前言:所谓人红是非多,人一旦出了名赚了钱,针对这个人的负面评论绝不会少。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思想,在这个世界上,无论做什么都会有人认为你对有人认为你错。所以,面对别人的不同见解一定要心怀坦然,包容接纳。我尊重你说话的权利,但我也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我们何必对那些大师们评头品足,有这个时间不如拿来做点对自己和他人都有益的事。海之所以大,因为它能纳百川。做为这篇文章的作者梁宏达先生也许是出于好心,有些见解确实也很犀利,但是去质疑他人的人品就大可不必。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要谈理想先得媚下世俗。刘一秒,翟鸿燊“培训大师”,不排除有忽悠,有些话也真的庸俗过,但是他们懂得人情世故,深谙人间冷暖,教人先求得生存再求理想也是没错的。成道的路有千万条,目的都是一样的。何况英雄不问出处,梁宏达先生纠结于刘一秒,翟鸿燊两位先生的过去大可不必。只要听他们讲的人真正的赚到了钱取得了成功,就算是被忽悠,也值得啊。要不,梁宏达先生要您也给忽悠几个真正赚了钱取得了成功的人出来,估计也不容易吧。所以,同是为了利益众生,大家需要相互包容,不要只看到别人的缺点。大海纳百川,如果容不下每条川的特性,大海还能成海吗?所以,文章中的内容,可以做为参考,但不必较真。做为刘一秒,翟鸿燊“培训大师”,也请一笑纳之,因为这也是从另一个立场要求你们把事业干得更好的人啊。我们需要两个眼睛盯着别人的优点,把它放大,一直真诚的赞美,别人就真的能成为你想要的那种有这种优点的人。反之,在你的眼中,将没有一个人能入得了你的眼,那你上哪去找你要的那种没有任何缺点的人?dJ6文新网

    翟大师:国学里的厚黑学,伪国学
    翟鸿燊讲的国学说白了是国学里一些糟粕的东西,他教给你的是要怎么攻于心计,怎么玩权谋之术,怎么巴结领导排挤同事,怎么用人治的方式让下面的人都听你的。他讲的国学恰恰是国学里面的厚黑学。他的这种观点在现实当中是有基础的,他的基础是很多人当前信仰缺失,价值观缺失,需要在精神世界里寻找一个依靠。而在传统文化博大的精华与糟粕里面,很容易一头扎进去,迷失自己。翟鸿燊利用的就是这种国学的优势,其实他是伪国学。
    刘大师:成功学下的忽悠术
    很多人梦想通过成功学使自己飞黄腾达,刘一秒就是利用成功学来忽悠大家,很多人找不准人生方向,就开始迷信成功。但是,成功是不可能跟别人学的,不可能复制别人,因为每个人的成功都有他自身的努力和他个人的特点,你没有他的特点和潜质,你怎么用的经验来获取成功呢?人能学的,永远只是教训而不是成功经验。所以成功学是当前社会一种带有麻醉剂性质的宗教。而这些所谓的大师们就是利用这种似是而非的成功学来忽悠大家。
    大多数的中国人带有盲从意识,这由我们几千年的文化传统所致。另外我们大家集体无意识,容易陷入盲从的泥潭当中。所以要想识破这些忽悠人的大师,最好的办法并不是我们一一揭穿他们的面目,而是提高我们自身的素质。方舟子有句话讲的很好:我不想去改变这些大师,我要改变的是这些观众。
    在各种场合,翟被介绍为“国学应用大师,我国当代传统文化的倡导者和传播者,经济与文化学者,中国国际人才工程学院院长,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科技大学、美国国家大学客座教授”。
    4月30日,翟在昆明讲课遇到了麻烦。一位网名“左丘失明”的当地年轻人和他的朋友们在开场前来到现场,散发传单。传单写道:“此人的所谓头衔,皆欺世盗名,来历可疑!此人的所谓理论,皆硬伤遍体,生搬硬套!此人的所谓价值,皆厚黑无耻,败坏人格!此人的所谓成功,皆手法邪恶,行事极端!这样的江湖传销骗子翟鸿燊,您想跟他学什么呢?”
    唐骏的西太平洋大学就是一个典型,翟鸿燊的美国国家大学,也是这样一个野鸡大学。
    同时,左丘失明与主办方人员进行了对话,并将该视频上传网络。左丘失明要求主办方核实翟的身份。在无法脱身且阻止对方摄像未果的情况下,主办方人员问:“你今天是要玩儿黑社会还是要??意思是你今天不给我面子了??意思是这趟浑水你必须要趟了?”“你对黑社会的定义太可怕了,”左丘失明回答,“如果这是黑社会,那些记者还干不干?”
    网络上流传着关于翟的另一个介绍,同样来源不明:原名翟小德,翟敬华。吉林人??1997年曾因参加传销被警方追捕逃到北京,故改名翟鸿燊。第三种说法是,翟原名周鸿林。
    《创业家》记者请翟“讲讲经历”,翟在电话中回答:“说什么过去,没意义。”他对我们称其为“翟教授”未表异议。
    翟曾在课堂及演讲中多次提到自己“在部队长大”,并从小会背《论语》等典籍。在《大智慧》中,翟自称从小在长春长大,在长春人民公园里,“我就看见有一个老者经常出现在那儿,这个人头发花白,一看他的举止言行跟常人就不一样,我一看,这肯定是个什么人?高人。另外他打太极拳打得才漂亮呢,他看的书都是竖着写的。我就想接近他。终于有一天机会来了。那天下雨,他走得非常急,打完拳把挂在树权上的手表就落在那儿了。我就爬到树上把表拿下来。第二天早晨他来的时候,我说老爷爷,你的手表还给你。那个时候我还没上小学。没想到他蹲下之后就跟我聊天,还摸摸我的头,跟我聊了一会儿。他说你这个孩子慧根很好,我想收你为徒??儒释道文化的经典我那时候只是会背,遇到他之后他才把这些东西给我贯穿起来。然后他不但引导你去追求出世的真理,还不断给你讲入世的方法。那时候还没有什么marketing啊什么营销啊这些概念,他就告诉我赚钱的方法,告诉我货币是充当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用来交换怎么回事儿??我在小学五年级最后一个学期,我记得我领一帮小兄弟,一个假期我们赚完钱,我们几个人一分,一个人能分三千多块钱,那时候我父亲已经当军党委办公室主任了,他一个月工资才72块钱。所以说我上初中的时候就是万元户了??
    只要有土壤,机场里的“大师”不会消失
    我们通常不把仅仅熟悉甚至精通国学典籍的人称作国学大师,就像我们不会把数学教师称为数学家。就翟鸿燊常用的国学“段落”的数量看,离“熟悉国学典籍”还异常遥远,所以,我们也不能同意把他称作“国学教师”。
    而且,翟对这些仅有“段落”的理解也存在很大问题(虽然他几乎从不解释自己背诵的“段落”的意思)。比如,他背诵《老子》的“夫佳兵者,不祥之器”说明“中国人最关爱和平”。“佳”,王念孙(与卢文弨同为乾嘉朴学大师)认为当作“隹”,即古“唯”字,卢文弨认为“之器”当删,总之,翟的读法不通。很显然,他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翟非常喜欢背诵《论语》中的“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他说这句话在《论语》中两次出现,“第二次,在河边那次指的就不仅仅是男女之色了。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它包括一切物质,就是《心经》里边讲的‘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包括一切物质,当然包括功名利禄了??小时候我就会背《论语》,大了之后,再一看我就很震撼。孔子在那个时代,就提出了一个命题,不但要创造物质财富,还要创造精神财富。不但要追求物质文明,还要追求精神文明。”其实,《论语》编纂出于众手,其章节重复处所在多有。翟所以今天还能看到,大概是“圣人”(这是翟喜用的词汇)之书无人敢删的缘故。“吾未见好德如好一切物质者也”,于逻辑不合,翟犯了他常厉色申斥的“侮圣人之言”之过。至于孔子之“色”何以能成为近千年之后的汉译佛典之“色”、又何以与现代的“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发生关系,只有问“翟大师”本人了。
    翟屡称“从小会背论语”,但是却将“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每每背作“中人以上可以上语,中人以下不可上语”。至于“语”当读去声、“以上以下”究竟何指,此处不作苛求。
    翟解释易经中的“与时消息”说:“可能你们都听说过一件事:一个农民工买了个彩票,一下中了五百万,最后打水漂了。为什么呢?错过了领奖的时间,没有做到与时消息。”他把“消息”当成了“音信”。
    再如,翟还喜欢谈论中医。他向听众介绍膻中穴说:“膻(音山)中穴,有人读膻(音坛)中穴,也对。”翟不知道,在这个重要的穴位中,他的两个发音都不对,正确的读音只有一个:膻,音旦。
    翟经常背诵的还有《鬼谷子》第一篇中的数句。他介绍鬼谷子说:“鬼谷子有几个学生各位应该知道吧,很有名的,一个叫孙膑,一个叫庞涓,一个叫苏秦,一个叫张仪。”《鬼谷子》是否伪书还有争论,鬼谷子其人也有待考证,暂且不谈。说苏秦、张仪为鬼谷弟子尚有《史记》中的只言片语为证,而将孙膑与庞涓归为鬼谷门下则可谓厚诬古人,这一说法只是出自《孙庞斗志演义》之类的小说。
    我们几乎观看了翟在网上的所有视频(内容实际大同小异),与“国学”有关的错误之多指不胜屈。有自称翟的学员者拍摄了翟的《论语》读本,“大师”使用的居然是汉语拼音注音版。
    字斟句酌讨论翟的“国学”有点儿滑稽,因为其与国学显然本非一个系统。
    翟讲“用人”:“西方人很崇拜乾隆的用人,说乾隆是个好领导,非常会用人。但是乾隆皇帝有一句话,你们在座的董事长想不想知道?想,一起跟我说:不聋不瞎,不配当家。有的人容不下事儿,像和珅那样的人,皇帝发现这个人的价值是不可替代的,皇帝不好说的话他给说了,皇帝不好办的事他给办了,皇帝的心态他理解得非常好??我到山东讲课,一个老总讲一个故事,说某市长和一个局长带着他的秘书坐电梯,结果那个市长有可能憋不住了出了个动静,他就看着旁边那个秘书,然后那个局长也看那个秘书,这个秘书马上就辩解:‘不是我放的’,然后他就看了看市长,意思声音从那边传过来的。回去他就被调走了。人家跟他谈话,调走他的原因很简单:你连屁大点儿事都承担不了,还能在领导跟前工作?”
    无所不在的庸俗气息与那些铿锵有力背诵的格言构成了翟的特色。今年5月,在深圳的一次演讲中,翟在讲完“文怀沙”后说:“今天有的人就以揭别人伤疤为乐,谁成企业家了就研究人家过去做过什么,研究那玩意儿有啥用??我提醒各位,你不要老去埋仇恨的因,你埋仇恨的因将来一定结仇恨的果。你整谁都不会白整。这是个常识,佛教叫报应,道家叫反应,善恶之报如影随形,祸福无门惟人自召,报的快的叫现世报,报的慢的叫来世报,你逃不掉的。你埋下仇恨的因一定结仇恨的果,整谁也不会白整。”
    “有人问我吃肉跟修佛有关系吗?没关系。佛讲的是明心见性,跟吃不吃肉喝不喝酒没有绝对的关系。其实你吃黄瓜,黄瓜也有生命。有的时候,那个猪长到一定程度,你确实要早点杀掉它,因为你早杀掉它,它早托生,它愿意当猪吗???杀生也是为了放生,杀日本鬼子,就是给中国人放生,有的时候吃点动物,就是给植物放生。”
    能给植物放生的翟经常使用的论“好色”的段子还有:“我觉得好色没什么错,经文里说得好:好德如好色,你追求德行如好色那样不就平衡了吗?”“有个老总”请翟“写幅字”:“他说写‘好德如好色’。我说你怎么理解这句话?他说我上夜总会玩俩小时,回来读《道德经》读仨小时。我说这不是圣人的本意,但你能做到这样也是进步。跟你旁边的人说一句话:我知道你好色,但你要好德如好色。”观众如其所命。
    翟百举不厌的例子是:“澳大利亚叫我们去讲课(或者‘最近澳大利亚给我来了三个邀请函邀我讲课’),为什么我去不了呢?派来的三个翻译根本翻译不了。‘胸有成竹’给翻译成‘胸中有个棍儿’,‘两个黄鹂鸣翠柳’,他使个大劲儿给翻译成‘两个小鸟儿在唱歌’。我一讲《道德经》的课,他们领导的耳机里全都没声儿,因为他派来的同步翻译根本翻译不了。”“有一次我在北京九华山庄讲课,一个外国的重要领导坐在那儿听课,听着听着课站起来指指他的耳机和翻译。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的耳机里没声儿了,他自己带来的同步翻译。下课之后他的翻译过来给我鞠个躬,给领导鞠躬,说这个教授讲的课确实翻译不过来。因为我那天讲的是《道德经》,‘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我在这儿一恍惚他就迷糊了。”
    在翟的这些演说中,“外国”有时变成“东南亚国家”(有一次竟然有“内蒙古国”)、“领导”有时不“自己带同步翻译”、“《道德经》”有时换成“《鬼谷子》”。一次,大概说得高兴,翟这一故事的结束语改为“我在这儿一恍惚他就迷糊了个屁”。
    类似地,“我见过很多西方学者,和他们交流说,你们有没有这样的词汇能形容这样一种意境,比如说‘醍醐灌顶、茅塞顿开、豁然开朗、恍然大悟’?他说我们找不着。”
    “‘道’字上面是阴爻阳爻,一阴一阳谓之道,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这就是我们中华民族为什么叫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共和多厉害,就是什么文化来了全都包容??中华民族最厉害的一点就是什么文化到我们这里最后都共和了。一个德国人,叫莱布尼茨,他看完了这两个符号,读完了道德经,研究完了《易经》之后,他把他原来手稿扔到纸篓里,然后把二进制就给注册了??最后各位知道,二进制用在了电脑上,电脑现在又变成了互联网,全世界一网打尽,那么网络的概念,最早是谁提出来的呢?还是老子,叫天网恢恢,疏而不失??所以这些文化啊,我们应该骄傲一下,但是每当我谈到这的时候,总有个别人,在那块儿还不服气,《道德经》这玩意儿就能发明二进制?那一脸的奴才相就出来了。”
    除了“共和”的说法来历不明,“二进制”之类故事与翟使用的众多段子一样,均非其首创。与“二进制”相关的被翟“引证”的还有诺贝尔奖获得者发宣言号召人类到孔子处“寻找生存智慧”、“牛顿当了一辈子科学家,最后改信神学”、“美国一些大学学雷锋达不到一定次数不准许毕业”、“《亮剑》成了500强公司及国外大学的教材”之类人云亦云异想天开的笑话。翟的知识可能需要更新:早有中国人提出,64个遗传密码来自六十四卦。
    有照片显示,翟的《论语》读本竟然是汉语拼音注音版。
    翟有时还会化身为“外国人”:“现在外国人不得不承认说中国汉字就是古代高科技,仓颉造字的时候惊天地、泣鬼神,所以我们的汉字都是观天地之相、真修实证拿出来的符号,跟拼音文字、拉丁文字不是一个概念。外国人过去不承认中医现在使劲学,过去说我们的中医是伪科学,现在发现中医早已超过了哲学宗教的范畴,甚至能说是人的终极关怀。还伪科学?你能说凤凰是伪鸡吗?”
    以翟今年5月在深圳“第三届全球酒店业文化产业高峰论坛”(翟去年亦参加此论坛,两次皆数小时的演讲内容几乎一模一样,连开场白都未改动。翟真的没再“掉进哪个洞里”)的演讲中的一段结束我们的奇妙之旅:“铁人王进喜纪念馆建成之后领导人剪彩的时候,天上出现了满天的霞光,这不是迷信。毛泽东铜像安放好之后,日月腾辉,杜鹃花在不该开放的季节满山遍地开放了,这不是迷信。另外一些大的道场举行法事的时候,天上出现天象变化,这不是迷信。在河南的函谷关老子写《道德经》那个地方,当几千个人诵读道德经的时候,那时候也让我去做演讲,天上出现大光环,50多家媒体做了见证,有关媒体做了报道《函谷关论道,紫气东来》。当领导人、媒体工作人员和企业家看到这种天象的时候他们震撼了,震撼人心的力量是多么地强大。所以国是放大了的家,家是缩小的国。人身即是天地,天地即是人身,吾心即是宇宙,宇宙即是吾心,用一人之身体验天下之相,用一人之心追求宇宙真理,这才是文化最本原的部分。”
    《创业家》:翟教授,请教国学的范围包括哪些?
    翟鸿燊:谈这个没意义,网上都能查到。要真聊,就聊点儿四书五经、《道德经》、佛法。你要是真对《金刚经》、《心经》有一定兴趣,我给你找几个象样儿的法师、找几个象样儿的领导坐一坐,谈一谈。
    《创业家》:给我们聊聊这个行业。
    翟鸿燊:聊行业,教育部都不管,我们扯这个淡干啥?聊这个好那个坏,不扯那个淡。干这行儿的人水都挺深的。我接触的大牌记者太多了,弄个录音笔放桌子底下,有什么意思?
    《创业家》:您给我们的感觉好像横空出世。
    翟鸿燊:没有横空出世的。台上辉煌,你知道人家背后经过多少努力?都说赵本山怎么怎么火,不知道人家赵本山积累多少人脉,跟中央领导啥关系。
    《创业家》:讲讲您的经历。
    翟鸿燊:说什么过去,没意义。
    《创业家》:您对史学也有研究吗?
    翟鸿燊:当然得研究,由经入史嘛。
    《创业家》:陈垣、陈寅恪他们的著作看不看?
    翟鸿燊:谁?干啥的?
    《创业家》:都是历史学家吧。
    翟鸿燊:会学习的人都是书越读越薄,哪有越读越厚的?纪晓岚编完《四库全书》,说前人都把道理讲完了,还写什么?孔子也是述而不作。(学问)分科就不究竟,孔子、释迦牟尼都是跨时空的。
    《创业家》:现代企业组织来自西方,中国古典文化真的能跟它结合?
    翟鸿燊:中国古典文化没有西方东方、国外国内之分,是宇宙观。人类最大的悲哀就是分东西方,四海之内皆兄弟也。人类有争执就是对宇宙的真相没有认识,道是跨时空的。
    《创业家》:还是希望跟您当面聊聊。
    翟鸿燊:看缘份吧,真有缘碰到一起,不带任何目的,大家“场”对,就谈一谈。不要做“破场”的事儿,心怀鬼胎,结些仇恨。整谁都不白整,你整这个一下整那个一下,都不白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关爱健康远离黑公司浏阳蓝思科技公司
关爱健康远离黑公司浏
蓝思“红楼”头牌厂妓尹红果解诗
蓝思“红楼”头牌厂妓
做人心要大一点
做人心要大一点
马兰余秋雨:老少配稳稳的幸福
马兰余秋雨:老少配稳稳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